重返圣殿 ------陈真(玛利亚)
时间:2011-05-07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4776

    我又回到了宜宾市拱星街的天主教堂。那天是下午,我顺着教堂的大门走去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:四川省天主教宜宾教区几个大字。我走进门,在通往里边院子的路上有一间办公室,宋修道的像就挂在那里,宋修道已经去世多年了!我轻轻走了进去,屋子冷冷清清,十分素雅。对着她得遗像深深鞠躬后,我久久凝视着她的脸,不忍将视线离开。她就在照片上温柔和蔼的看着我——如同20年前,我第一次踏进教堂大门,她温柔和蔼的看着我那样。

 

那是1992年的一个春天,还是小学生的我和堂妹背着书包在拱星街的教堂门口上下打量,被这一座有着高雅艺术感的建筑深深吸引。电视电影里,我知道教堂知道耶稣知道神父修女,觉得非常神圣,但教堂里面是什么样的我从来没见过。怀着幼稚而虔诚的心,我们踏进了这扇门。

“孩子,你们有什么事吗?”一位清瘦慈祥的婆婆走了过来。

“我们想学习教堂的知识。”我胆怯地说。

“好是好的,”她温和地说:“但你们的父母同意吗?”

我还没告诉过父母,妈妈不管事,爸爸也总是很晚才回家。但我撒谎说:“他们都同意。”

“很好,感谢天主。”你们周日上午来学习吧。原来这就是教堂的主管宋修道。

 

于是,周日的上午,等神父做完弥撒,就开始了在院子里传福音讲道。我们小孩子听不懂,总是宋修道给我们讲圣经故事:伊甸园亚当和夏娃的故事,平安夜耶稣降生在马槽的故事,还有圣女德肋撒的故事。丰富有趣!现在想起来,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,努力用她最好的语言,向两个孩子传递着圣经,传递着无私的爱,传递着天堂的福音。我们也在懵懂中了解了不少圣经故事,更学会了爱和宽容、帮助和奉献。

不久后的复活节,领洗的日子就要到了。慕道者们在教堂门口排着长长地队伍等着洗礼。在此,神父要询问受洗者一些要理问答。回答正确,方才通过测试,可以领洗,成为一名正式的基督徒。我记得宋修道在人群里走来走去,忙里忙外,还担心着我们两个小孩回答错误,不时的走到我们身边鼓励我们。轮到我时,神父见我只是个小孩,问了一个最简单的问题:“天主有几个?”

“只有一个!”我赶忙回答。

“恭喜你孩子,”宋修道开心的握着我的手。我接受了洗礼,终于成为基督徒了!

宋修道给我取圣名玛利亚,给我妹妹取圣名德肋撒。让圣母守护着我。我们周日8点半就可以来参加弥撒了。只是没想到令人难过的事情很快发生了……

 

周六傍晚,我回到家,爸爸问我是不是去了教堂,我立刻意识到是宋修道打过电话来了。可能是要交代明天一早的准备。我说是呀,是去了教堂。爸爸却说:“不许你再去了,你还是小孩,很多东西你不懂的。”接着又给我说了您现在还学生,是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时候-----。我默默不语,爸爸在家里从来是个很严肃的人,作为一个10岁的孩子,我又能怎么样呢?他告诉我,他已经给宋修道说过我们不会再去了。“等你长大工作了,你再决定去不去吧。”于是星期天的早晨,我在茫然中度过。宋修道没再打过电话来,她的心里,该有多么失望难过啊!

 

也许年纪小吧,这种悲伤很快就冲淡了,我也很少走到教堂那条街上去,就算路过也没再进去了。一是害怕爸爸不敢进去,二是不好意思,不敢面对宋修道。后来我考上了重庆的大学更是很少回宜宾了。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,我没再进过教堂,但不知怎么,遇到贫苦可怜的人和小动物,我总是划十字为他们祈祷,从来没有停止过,从来没有迟疑过。我想,是耶稣基督从没放弃过我吧。大学毕业后,我在重庆工作了。那一年的冬天我回到宜宾过春节,当我走到拱星街附近,有一个声音越来越强烈在我脑里呼喊,回去吧,回去看看吧!

我和妹妹终于又踏进了教堂的大门,这么多年过去,其实我一刻也没忘记这个神圣庄严的地方,在这个圣堂,我曾许下誓言恭敬天主,弃绝魔鬼!然而我却无情的抛弃了他,落荒而逃。我走进通道的侧门,熟悉而陌生,却没有看到我记忆中的宋修道。传达室里,一位衣着整洁而现代的女士坐在电脑面前打字。“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?”她站起来,礼貌而温和的问。

“我,我是来看一位婆婆。她是我的代母,我已经很多年没来过了。”我鼓起勇气说。

“婆婆?哪位婆婆?是宋修道吗?”

“对,就是她。”

她停了一下说:“宋修道已经过世了。”

我心里一惊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直到她把我带到里间,指着宋修道的遗像给我看。

里屋冷清清的,除了桌子没有多余的摆设,也没有灵堂牌位——天主教不兴这些。就只有宋修道的黑白照挂在墙上。我一眼便认了出来,是她,尊敬的宋修道,温和而慈爱的宋修道,给我们讲圣经故事的宋修道,领我进耶稣基督大门的宋修道!照片上,她是那样的清瘦,那样的与世无争,那样的温和善良。主啊,我为什么不早来看她呢?我眼睛里不停的涌出眼泪,往事一幕幕闪过我的脑海。

 

 

     她看我哭的伤心,在一旁安慰我,说“姑娘,为她祈祷吧,向天主祈祷宋修道早日到天堂。”我听了这话,在心里默默祈祷。

出了屋子,我向这位管理人员讲了我现在的情况,我在重庆工作,很少能回宜宾了。她说:“重庆也有天主教堂啊,你可以在网上查。你可以去重庆的教堂,都是一样的。”是啊,我怎么没有想到?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了,我的记忆还停留在儿时对教会的印象。我感激的和她握了手,正准备告别,她叫我等等,从柜子拿出一本崭新而精致的圣经给我,这是我寻觅已久的书籍,我立刻想要付钱。她却说:“这是教友捐赠印刷的,质量非常好,现在把它送给你,希望可以帮助你。”同时还给我一张电影《耶稣受难记》的DVD。我拿着这神圣的物品,感激的说不出话来。想起了小时候宋修道送给我的精美十字架项链,圣母像。教会给了我太多恩惠,却从来没向我索取过什么。正如耶稣基督救赎世人,却从不需求任何回报。愿这颗心可以在世人中传递,愿我们都能学习他无私的爱和奉献。愿我能为教会贡献我小小的力量!

 

回到重庆,我登陆了重庆江北天主教的网站,联系了天主教爱国会胡主任,他立刻致电欢迎我周日去参加弥撒圣祭。神圣的教会,我回来了,这一次永远不会再离开!宋修道,请您原谅我,请您在天堂为我祈祷。

周日的清晨,我来到位于重庆市江北嘴中央公园内的德肋撒天主教堂,教堂的大门正敞开着。人世间的父亲离我而去,成立了新的家庭。但天上的父亲——仁慈的天主从来没有抛弃我。我恭敬的走了进去。我知道,耶稣基督正等着我的到来……